【峰光无限】郭晓峰:经年,谁许我些许忧伤

经年,谁许我些许忧伤,我又书谁些许华章;彼生,谁采我心头的仿徨,我亦遮谁眸里的凄凉 。

有一种帅叫做郭晓峰

流年拾忆岁月轻唱,习惯了用文字倾泄悲伤,陶醉在词海里的悄然徜徉,堆词砌句携韵成章,每想营造温馨的过往,却止不住阵阵落寞凄荒,缘已尽愁未央,徘徊踌躇一如既往,涤不尽的情殇,踏着宣纸婉转流畅,兑不现的原谅,淡着月光落地成霜,湘帘朱梦红袖添香,勾勒不出一曲落日残阳,亦难寄语相思遮掩惆怅,我写我的悲伤,枕着孤单夜夜角羽宫商。

电影《大路朝天》郭晓峰饰片路桥工程师唐真红

任流言散尽葬送何方,任碎语纷扬泪拆成行,因为不想被梦想割伤,所以选择在现实中跌跌撞撞,哪怕此生无人驻我心房,但求心不再流浪,-----依然痴情。痴情王樊

首页体育